其实,太后的本意是,既然事情已经闹大了,那就不妨闹地再大一些。

    那一片儿就是有年家和余氏的地,既然如此,那这圈地驱民的事儿,自然不能只让年家一家担了。

    所以,就想着让余氏也跟着掺和进来,如此,事情就不再是那么单纯了。

    太后很清楚,这一次的事情,就是有人想要算计齐国公府,为地就是将齐国公拉下马,好断她的臂膀。

    可是如果再掺和到了余氏的陪嫁庄子,那就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皇上总得给远在边关的顾将军几分颜面吧。

    事情罚地太重了,顾将军那里又要如何安抚?

    当然,这些地,自然还是要都还给那些小民的,既然过了明路,就不能再留下把柄。

    只是,那些赔偿,自然而然地,也就当是和余氏一起承担。

    总之,就是要将余氏给拉进来,如此,才好办事。

    太后的心思,余笙是摸地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只不过,怎么可能会让她如愿?

    天家最是无情,她要的,就是让皇上清清楚楚地看着太后是如何仗势欺人,又故意来拆皇上的台的。

    一次两次可能没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可是次数多了,再好脾气的皇上也会有火气的。

    余笙和母亲再次坐上了软轿,半路上,却被杨德妃的人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余笙原本还想着通过自己的渠道来给皇上送消息,可是眼下嘛,她倒是有了更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给德妃娘娘请安。”

    杨德妃笑着叫了起,又十分关切地打量着余笙,“来人,看座。”

    杨德妃知道就是这个病娇顾九小姐救了她的儿子一次,没成想,这么个小丫头片子,就被儿子给记在心里了。

    想着之前大嫂和侄女进宫来给自己请安说地那些话,杨德妃又怎么会不明白?

    杨德妃能多年荣宠不衰,靠地可不仅仅只是一张皮囊。

    顾余笙这身子是孱弱了些,可是也有她的好处在。

    至少,她背后的势力,是值得让她和儿子费心的。

    至于杨家的那个,杨德妃心头闪过不满,那个侄女,过于自傲,总是一副自恃甚高的作派,她也瞧不上。

    “听闻你们是从慈宁宫回来,不知太后娘娘的凤体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娘娘,太后的凤体违和,臣妇也不敢多做打扰,与娘娘说了会子话,便离开了。”

    太后自打齐国公府的事情一出之后,便一直称病,也免了后宫这些妃嫔们的请安和侍疾。

    倒是皇后,几乎是天天到太后跟前走动。

    对此,杨德妃倒是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走个过场,装个孝顺罢了。

    她又不是正妻,没有那个必要。

    几句话下来,杨德妃便猜出太后宣她们进宫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太后许久不曾召见顾家的人了,就算是想要见见顾九小姐,那也应该是在她回京之初。

    这都过去月余了才想起来,分明就是另有目的。

    “本宫听说夫人的庄子上年产颇丰,种的东西也是五花八门,也不知道,今夏是不是能尝到你家的果子呢?”

    这自然是玩笑话。

    身为德妃,宫里头什么好东西没有?

    “娘娘哪里话,那个庄子上也没有什么特别的,不过就是因为臣妇自己嘴馋,所以才让那些个下人们多上心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顾夫人何必如此自谦?听说夫人的庄子可是不小呢,一千多亩地,而且紧邻水源,可是好地方呢。”

    余笙的眼皮微颤了一下,她就知道,这位杨德妃跟太后不对付。

    这回好了,真是省了她许多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记得上次去您屋里说话,您看帐册的时候提及,那庄子共有良田一千一百二十亩呢。”

    余氏没明白她的用意,也只是跟着点了点头,“没错,是这个数。”

    杨德妃精明的眼神里滑过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“顾将军远征在外,夫人若是有什么难处,尽管开口。之前原本就欠了九姑娘的人情,只要本宫能力范围之内的,定然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娘娘。”

    杨德妃原本还想着如何拉拢顾家呢。

    这一次,倒是有了上好的机会送上门儿。

    晚上,毫不意外地,皇上到了她这里来用晚膳。

    “皇上,您可算是来了,臣妾都等地心急了呢,您终日忙碌,这一日三餐,可是要按时用呢。”

    德妃这带着几分小女人的口吻,令皇上龙颜大悦。

    看似是在抱怨皇上忙碌,可是实际上却是在关心着龙体安康,这种女人,皇上又怎么会不喜欢?

    “好了,就你话多,朕这不是来了嘛。”

    德妃在一旁服侍着皇上用膳,最后,亲自服侍着他漱了口,然后提出来出去走走,也好消消食。

    两人边走边聊,自然而然地,便聊到了今天的见闻。

    “哦?你说顾夫人和顾家九小姐进宫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呀,皇上不知道吗?说是太后前两天下的懿旨,想要见见九小姐。”

    “朕听说那丫头娇弱,小时候几次都险些活不成了,后来无奈之下,只得送到了风华山庄里头养着,这好不容易才熬过了十岁的大关,听说,十五岁,又是一道坎呢。”

    杨德妃心惊,没想到皇上对于顾余笙竟然知道地这么多。

    可见是对这个小丫头上着心呢。

    也得亏了她没有说那丫头的坏话。

    “是吗?臣妾今日与顾夫人闲聊,正好就提到了城外的那处庄子,这位九小姐倒是好记性,张口就能说出那庄子有一千一百二十亩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?哈哈,小丫头的记性倒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臣妾也是嘴太快了些,问完之后,才想起来齐国公所涉及的圈地案,正好就在顾夫人庄子的旁边,之后,臣妾也就没敢再多问了。”

    皇上的眉心微不可察地拧了一下,原本牵着的手,也松开了。

    德妃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指,眸底闪过一抹忐忑,也不知皇上会不会看破她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

    皇上轻应了一声,状似不经意间问道,“你们还聊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哦,还聊了庄子上都种了些什么果子,说是等熟了送些来给臣妾尝尝。还聊到了草药。”